<sub id="hrzlj"><dfn id="hrzlj"><mark id="hrzlj"></mark></dfn></sub><address id="hrzlj"><listing id="hrzlj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<sub id="hrzlj"><var id="hrzlj"><mark id="hrzlj"></mark></var></sub>

      <address id="hrzlj"><listing id="hrzlj"></listing></address><thead id="hrzlj"><var id="hrzlj"><ins id="hrzlj"></ins></var></thead>

      <sub id="hrzlj"><dfn id="hrzlj"></dfn></sub>
      加載中…
      個人資料
      蕭家老大
      蕭家老大
      • 博客等級:
      • 博客積分:0
      • 博客訪問:20,400,710
      • 關注人氣:13,849
      • 獲贈金筆:0支
      • 贈出金筆:0支
      • 榮譽徽章:
      相關博文
      推薦博文
      正文 字體大?。?a href="javascript:;" onclick="changeFontSize(2);return false;">大

      春秋前傳:犬戎破城占據鎬京,諸侯勤王擁立宜臼

      (2020-12-15 07:30:00)
      標簽:

      歷史

      文化

      周朝

      分類: 隨感雜談一

      春秋前傳:犬戎破城占據鎬京,諸侯勤王擁立宜臼

      春秋前傳:犬戎破城占據鎬京,諸侯勤王擁立宜臼
          申侯進入城內,見宮中火起,忙引本國之兵入宮,一路撲滅。先將申后放出冷宮。巡到瓊臺,卻不見幽王褒姒蹤跡。有人指說:“已出北門去了?!鄙旰盍隙?,幽王定是逃往驪山,慌忙追趕。在路上正迎著犬戎主,車馬相湊,各問勞苦。

      說及昏君已殺,申侯大驚曰:“孤初心只是想糾正君王昏庸,沒想到竟成如此。后世不忠于君者,必以孤為口實??!”申侯急令從人收殮幽王,按君王禮節下葬。犬戎主笑道:“國舅所為,婦人之仁也!”

      申侯回到京師,安排筵席,款待犬戎主。國庫中的寶玉,搬取一空,又斂聚金錠十車為贈禮,實指望犬戎滿欲而歸。誰想戎主把殺幽王一件事,自以為不世之功,人馬盤踞京城,終日飲酒作樂,絕無還軍歸國之意。

      百姓皆歸怨申侯。申侯無可奈何,乃寫密書三封,發人往三路諸侯處,約會勤王。

      三路諸侯:北路晉侯姬仇,東路衛侯姬和,西路秦君贏開。又遣人到鄭國,將鄭伯友死難之事,報知世子掘突,教他起兵復仇。

      鄭世子掘突,年方二十三歲,生得身長八尺,英毅非常,一聞父親戰死,不勝哀憤,遂素袍編帶,帥車三百乘,星夜奔馳而來。早有探馬報知犬戎主,預作準備。掘突一到,便欲進兵。公子成諫曰:“我兵兼程而進,疲勞未息,宜深溝固壘,待諸侯兵集,然后合攻。此萬全之策也?!本蛲辉唬骸熬钢?,禮不反兵。況犬戎志驕意滿,我以銳擊之,往無不克,若待諸侯兵集,豈不慢了軍心?”遂麾軍直逼城下。

      城上掩旗息鼓,全無動靜。掘突大罵:“犬羊之賊,何不出城決一死戰?”城上并不答應。掘突命令左右,準備攻城。忽聞叢林深處巨鑼聲響,一支軍從后殺來。此乃犬戎主定計,預先埋伏在外。

      掘突大驚,慌忙挺槍來戰。城上巨鑼聲又起,城門大開,又有一支軍殺出。掘突前有李丁,后有滿也速,兩下來攻,抵當不住,大敗而走。戎兵追趕三十余里方回。

      掘突收拾殘兵,對公子成說:“孤不聽卿言,以至失利。今請計將安出?”公子成說:“此去濮陽不遠,衛侯老誠經事,何不投奔此處,鄭衛合兵,可以得志?!本蛲灰姥?,吩咐往濮陽一路而來。約行二日,塵頭起處,望見無數兵車,如墻而至。中間坐著一位諸侯,錦袍金帶,蒼顏白發,飄飄然有神仙之態。那位神仙般諸侯,正是衛武公姬和,時年已八十余歲。掘突停車高叫:“我是鄭世子掘突。犬戎兵犯京師,吾父死于戰場,我兵又敗,特來求救?!毙l武公拱手回答說:“世子放心。孤傾國勤王,聞秦晉之兵,不久亦當至。何憂犬羊哉?”

      掘突讓衛侯先行,撥轉車轅,重回鎬京,離京二十里,分兩處下寨。教人打聽秦晉二國起兵消息。探子報道:“西角上金鼓大嗚,車聲轟地,繡旗上大書‘秦’字?!毙l武公說:“秦爵雖附庸,然習于戎俗,其兵勇悍善戰,犬戎之所畏也?!毖晕串?,北路探子又報:“晉兵亦至,已于北門立寨?!毙l武公大喜道:“二國兵來,大事濟矣!”即遣人與秦晉二君相會。須臾之間,二君皆到武公營中,互相勞苦。

      秦晉二君見掘突渾身素編,問:“此位何人?”衛武公答:“此鄭世子也?!北銓⑧嵅阉离y與幽王被殺之事,敘述了一遍。二君嘆息不已。衛武公說:“老夫年邁無識,只是因為臣子,義不容辭,勉力來此。掃蕩腥擅,全仗上國。今計將安出?”秦襄公回答:“犬戎之志,在于剽掠女子金帛而已。彼謂我兵初至,必不提防。今夜三更,分兵東南北三路攻打,獨缺西門,放他一條走路。卻教鄭世子伏兵彼處,候其出奔,從后掩擊,必獲全勝?!毙l武公曰:“此計甚妙!”

      再說,申侯在城中探知四國兵到,心中大喜。便與小周公密議“只等攻城,這里開門接應?!辈袢种飨葘氊浗疱V,派右先鋒李丁分兵押送回國,以削其勢;又教左先鋒滿也速,盡數領兵出城迎敵。犬戎主認作好話,一一聽從。

      滿也速兵營駐于東門之外,正與衛國兵對壘,約會明日交戰。不料三更之后,被衛國兵攻入大寨。滿也速提刀上馬,急來迎敵。怎奈戎兵四散亂竄,雙拳兩臂,撐持不住,只得一同奔走。三路諸侯吶喊攻城。

      忽然,城門大開,三路軍馬一擁而入,毫無抵御。此乃申侯之計也。犬戎主在夢中驚覺,跨上戰馬,徑出西城,隨行不足數百人。又被鄭世子掘突攔住廝殺。正在危急時,恰遇滿也速收拾敗兵來到,混戰一場,方得脫身。

      掘突不敢窮追,入城與諸侯相見,恰好天色大明。褒姒不及與犬戎隨行,自縊而亡。

      申侯大排筵席,款待四路諸侯。只見首席衛武公推桌而起,謂諸侯曰:“今日君亡國破,豈臣子飲酒之時?”眾人齊聲拱手而立:“某等愿受教訓?!毙l武公說:“國不可一日無君,今故太子在申,宜奉之以即王位。諸君以為如何?”秦襄公說:“君侯此言,乃文武成康之靈也?!笔雷泳蛲徽f:“小子身無寸功,迎立君王一事,愿效微勞,以成先司徒之志?!毙l武公大喜,舉爵勞之。遂于席上草成表章,備下法駕。各國皆欲以兵相助。掘突曰:“原非赴敵,安用多徒?只用本兵足矣?!鄙旰钤唬骸跋聡熊嚾俪?,愿為引導?!贝稳?,掘突遂往申國,迎太子宜臼為王。

      卻說宜臼在申,終日納悶,不知國舅此去,兇吉如何。忽報鄭世子與國舅申侯,同諸侯連名表章,奉迎還京,心下倒吃了一驚。展開看時,乃知幽王已被犬戎所殺,父子之情,不覺放聲大哭。掘突上奏道:“太子當以社稷為重,望早正大位,以安人心?!币司试唬骸肮陆駥⒈池摬恍⒅谔煜铝?!事已如此,只好起程?!?/span>

      不一日,到了鎬京。周公先驅入城,掃除宮殿。國舅申侯,引著衛、晉、秦三國諸侯,同鄭世子,以及一班在朝文武,出城三十里迎接,卜定吉日進城。

      宜臼見宮室殘毀,凄然淚下。當下,先見了申侯,稟命過了。然后,服褒冕告廟,即王位,是為周平王。

      平王升殿,眾諸侯與百官朝賀已畢。平王宣申侯上殿道:“朕以廢棄之人,獲承宗祧,皆舅之力也?!边M爵為申公。申侯辭曰:“賞罰不明,國政不清,鎬京亡而復存,乃眾諸侯勤王之功。臣不能禁止犬戎,獲罪先王,臣當萬死!怎敢領賞?”堅辭三次。周平王令復侯爵。衛武公又奏道:“褒姒母子恃寵亂倫,虢石父、尹球等欺君誤國,雖則身死,均當追貶?!逼酵跻灰粶首?。

      衛侯和進爵為公,晉侯仇加封河內附庸之地。鄭伯死于王事,賜謚為桓。世子掘突襲爵為伯,加封福田千頃。秦君原是附庸,加封秦伯,列于諸侯。小周公陋拜太宰之職。申王后尊為王太后。褒姒與伯服,俱廢為庶人。

      虢石父、尹球、祭公,念其先世有功,兼死于王事,止削其本身爵號,仍許子孫襲位。又出安民榜,撫慰京師被害百姓。

      次日,諸侯謝恩,周平王再封衛侯為司徒,鄭伯掘突為卿士,留朝與太宰陋一同輔政,惟申、晉二君,以本國迫近戎狄,拜辭而歸。

      申侯見鄭伯掘突英毅非常,便將女兒嫁之為妻,是為武姜。

      (本篇完)

      0

     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/Report
      • 評論加載中,請稍候...
      發評論

        發評論

       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。

          

       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(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) 歡迎批評指正

        新浪簡介 | About Sina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SINA English | 會員注冊 | 產品答疑

       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

        甘肃快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