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b id="hrzlj"><dfn id="hrzlj"><mark id="hrzlj"></mark></dfn></sub><address id="hrzlj"><listing id="hrzlj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<sub id="hrzlj"><var id="hrzlj"><mark id="hrzlj"></mark></var></sub>

      <address id="hrzlj"><listing id="hrzlj"></listing></address><thead id="hrzlj"><var id="hrzlj"><ins id="hrzlj"></ins></var></thead>

      <sub id="hrzlj"><dfn id="hrzlj"></dfn></sub>
      加載中…
      個人資料
      薔薇
      薔薇
      • 博客等級:
      • 博客積分:0
      • 博客訪問:872,302
      • 關注人氣:512
      • 獲贈金筆:0支
      • 贈出金筆:0支
      • 榮譽徽章:
      相關博文
      推薦博文
      正文 字體大?。?a href="javascript:;" onclick="changeFontSize(2);return false;">大

      聚沙

      (2020-12-14 22:42:40)
      分類: 紅樓夢(雜記)
      最近的生活步入了一條我幾乎沒有踏入過的軌道:上班。每天打卡,跳舞,健身;一群女孩子嘰嘰喳喳的聚餐;拿著計算器當化妝鏡的美麗同事;啰嗦而親切的老板。他們組成了我生活中新的風景線。

      開始上班是初秋,可以穿襯衫和碎花裙。我騎著咖啡奶白相間的自行車,穿過兩岸夾道的花樹。后面一輛電瓶車追上我,車上的男士說:“有人說過你像美國鄉村風情畫里的人物嗎?”
      我呆了一呆:“???”
      男士說:“真的很漂亮?!?/DIV>
      我狐疑的看著他騎向遠方。再也沒有相遇過。于是相信這只是一次單純的贊美,而不是惡俗的搭訕。

      每天的陽光明晃晃的掃射。我笨手笨腳的當一名高齡學徒。教豬上天也比教我學會復雜的繩結更容易吧?等到我終于學會,期間的喜悅,大約也類似于豬飛上了天。
      再后來,陰雨連綿,氣溫驟降,路邊的一些樹木漸漸變了顏色。叢林漠漠,隱于其中的楓樹、烏桕,像歇息了千萬只飛揚盤旋的火鳥,艷烈到不像人間所有。到深冬,到明春,我能找出這些驚艷了我眼眸的精靈嗎?到來年,我能記得哪些樹被我熱烈的愛過、反復拍攝過嗎?

      多情應笑我。

      四顧君說:“你會被排斥的?!?-----聽到我“上班“的消息,他千里迢迢跑來探班。半米外站著同事,三米開外站著老板。四顧君湊過來問:“你猜我這塊手表多少錢?”我客氣的應付著,低聲回復了一個十分能體現此刻心情的字:“滾?!?/DIV>
      他沒聽清楚,過了一會兒,反應過來,怏怏的走了。

      已是湖海三生隔,又作塵沙萬里行。來去匆匆的四顧君,是一曲不著調的離歌。

      他認為的“排斥”,大約發生過。來到一個新環境,其實不用急著融入。平和一些,平淡一點,慢慢的,大家就能接受你-----或者說,習慣了你。女生之間的小親昵和宮心計-----我熟悉這些。用一兩分心思,已經可以應付。

      擁有無邊無際的自由的日子,生活和肉體都容易走樣。當你無事可做時,空閑變得一點也不有趣。閑散和吻一樣,只有偷來的才甜美。有了工作的聚沙成形,才有下班的風光旖旎。

      天氣越來越冷。那條路也越走越蒼茫。而生活,終歸是我喜歡的樣子:清麗中的凜冽,柴米油鹽中,詩意的反光。

      0

     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/Report
      前一篇:陽光在陽光里
      • 評論加載中,請稍候...
      發評論

        發評論

       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。

        < 前一篇陽光在陽光里
          

       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(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) 歡迎批評指正

        新浪簡介 | About Sina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SINA English | 會員注冊 | 產品答疑

       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

        甘肃快3